看,。、、 【第119章 奴隸也是人】 - 花香居
      1. <sup id="rfxgf"><track id="rfxgf"></track></sup>
        <ins id="rfxgf"></ins>

        手機上閱讀

        第119章 奴隸也是人

        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      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言情小说免费阅读,言情小说TXT下载,言情小说阅读之家。https://www.huaxiangju.com/
        ;   楊義回到軍營,一直悶悶不樂。

            回到這里,他便想起了赤龍天、牛大力一起相處五天的快樂日子。還想起了和王艷,在華山腳下那一個月的荒唐。

            雪花再次落下,今年關中大地的雪特別多,基本上每天都在下雪。沒過多久,軍營里變得慘白一片,巡邏的衛兵舉著火把,一隊一隊的從帥帳前帳后走過。

            十個巨人分成四班,每班在李靖帳前站三個時辰。他們有那厚厚的羽絨服,還不會被凍到,只是他們沒有耐心,如果楊義不在的話,他們便自動放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看著八個巨人,已經躺在地上呼大睡了。僅過了三天,這幾個家伙強壯的身體便消瘦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由于是急行軍,所帶的肉食不多,十個巨人以前是以純肉為食的,他們十個人所需的肉食非常大。急行軍是非常消耗體力的,如今他們卻是飯和肉搭配著吃,即使是這樣,他們所消耗的肉量也是相當驚人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楊家小子,你死哪去了?”就在楊義腦子混亂之際,在中軍大帳里傳來李靖那怒吼聲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轉頭看了一眼,并沒有表示什么,也沒有進去的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來人,去把那該死的小子給本帥叫來!崩罹傅穆曇粼俅雾懫。

            門口一個士兵匆匆的走了進去:“稟大帥,小郎君在門外發呆!

            李靖聽到這話氣炸了,他走到帳篷處掀起門簾,對外大吼:“臭小子,還不快滾進來,想要老夫請你不成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才慢吞吞的往大帳走去,可剛進帳門,就被李靖抓住他身上的盔甲,往里面一拖,然后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一個踉蹌,快速的向前倒去,“撲”的一聲趴在了李靖的案桌上。左右的將領忍俊不禁,想笑又不敢笑出來,憋得滿臉通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李叔父,有話好好說,干嘛要動手動腳的?我可不是你兒子,也不是你女婿,你有什么權利打我?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靖目光一凝:“你是老夫的兵,老夫就有權利揍你!陛下還說了,你若不聽話,老夫可以抽死你,難道你想抗旨不成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噗嗤,哈哈哈……”周圍的將領再也忍受不住了,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滿臉黑線,心里大罵李世民不是東西,虧得自己還幫他解決各種難題。如今卻將自己丟到軍營里面,還干起了卸磨殺驢的勾當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小子不服氣是不是?不服氣的話,咱們再商量商量!

            “服,小子服,小子服了你還不成嗎?”楊義哭喪著臉,裝起了可憐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靖哼一聲,走到他的帥位坐下:“服了就給老夫看看地圖,別以為你是來玩的,一天到晚都找不到人!

            “李叔父,您不是批我半天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給老夫閉嘴!快參謀一下,過了黃河這行軍路線怎么制定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看了左右的將領一眼,光線太黑,看不清他們的臉。然后古怪的看向李靖:“李叔父,過了黃河還是我大唐的疆土,我們愛往哪走就往哪走,到目的地就行。再說了,你這不是還有各位叔伯參謀嗎?您讓我這乳臭味干的小子參謀,難道他們都是垃圾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這一句話,立刻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得罪了。這些將領都對他怒目而視,冷哼出聲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皮癢了是不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一縮脖子,乖乖的走到李靖面前面對面坐下。就著昏暗的燈光,看向那張像似羊皮做的地圖,他不由皺起眉頭:這特么的也叫地圖?

            只見那張土黃色的羊皮上,用幾條彎彎曲曲的墨線勾勒著,別說山脈了,連河流都不準,更不要說上面標注的地名和道路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在后世讀書時,雖然學習成績爛得一批。但地理卻是非常好的,究其原因,他喜歡看'中國地圖那些礦產資源的標注,特別是黃金的標注,他曾經夢想等畢業后,就跑到人家的金礦旁邊偷偷挖黃金。

            后來畢業了,為了圓挖黃金發財的夢,他還買了一些關于辨別金礦的書?僧斔,一噸礦石只能出幾克黃金時,他便放棄了挖金的想法,他認為這也太累了,累死累活都挖不了一百斤黃金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在他的認知里,沒有一百斤黃金就不叫發財。

            現在看這地圖,如果倒過來看的話,能把人氣死。就算正著看,也能把人氣個半死,就這破玩意,也能讓人帶兵打仗?

            “李叔父,這破地圖誰畫的?小子認為,畫這圖的人該殺,太侮辱人的智商了!

            李靖一巴掌拍在桌上:“老夫是叫你來看地圖的,不是要你來說地圖好壞的,地圖的好壞輪不到你說三道四!

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一副好地圖,怎么打仗?就這破玩意,丟到糞坑都不帶冒泡的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有更好的?有更好的就給老夫畫出來,要不然就給老夫閉嘴!

            “你這是求人辦事的態度嗎?更好的地圖肯定有。但我不高興,所以我不畫,你咬我呀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老夫咬不了你,但老夫想和你商量商量!崩罹覆[著眼,陰陰的說道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氣得要吐血,但他自己又不得不承認,在打架這方面,由于力量上的關系,自己不是李靖的對手?磥磉得練力氣,只要將力氣練上來了,到時候就可以將李靖壓著打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咬了咬牙,看著李靖充滿力量的手臂,他只得認慫了:“拿支炭筆來,再拿塊大的白絹布來!

            李靖向張公謹打了個眼色,張公謹匆匆的走出去。沒過多一會兒,他便拿了一卷白色的絹布進來丟在楊義腳下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看著李靖問:“你是想畫關中地圖,還是想畫的河東地圖?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靖被楊義這一問,他心中不由一動,突然想起來,這小子號稱是天神下凡,既然他清楚這些地圖,不妨給讓畫一張全國地圖,然后再畫其他地方的地圖,留著以后有用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靖想到就說:“將我大唐的疆域圖全部畫出來,然后將各個道的地圖再各畫一遍!

            楊義聽了一愣,心里不由暗罵:特么的,當老子是電腦打印機!行啊,反正你這些破玩意都能看得懂,我就隨意畫一點比你這更清楚的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沒有開口爭辯,找了根樹枝,然后叫李靖磨墨,叫其他將領將絹布割成四四方方的一塊。楊義憑著后世地圖的記憶,再參照那張羊皮的標注,用樹枝畫著山西的地圖,這時候叫河東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不是很詳細,但對于這時候的人來說,已經是非常清楚了。只見地圖上,山是山,水是水,河流是河流,城池是城池,涇渭分明。

            特別是黃河這大“幾”字,比這時候的標準多了。大帳內的將領個個驚嘆出聲,都將楊義視若神明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們剛開始還懷疑楊義在吹牛,可當他們看到地圖時,便打消了心中的疑慮。他們這些人可是南征北戰過的,走過的地方也很多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將地圖一標注完,雖然跟實際情況不一定準確,但跟他們手上的那些地圖一比,手上的簡直成了破爛。

            當楊義畫完關中地圖時,李靖皺著眉頭,指著那地圖問楊義:“長安城在哪個地方,你的金溝村又在哪里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一看,自己居然把長安城給忘了。隨即用樹枝在渭河南、浐河邊畫了一個四方,又在驪山西麓畫了個方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靖氣得抓著楊義的衣領,單手提了起來怒吼:“你把長安城畫的那么小,還把你的金溝村畫得那么大,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的家在哪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軍人的嗓子是很大的,楊義被李靖這么一轟炸,震得腦袋暈乎乎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李叔父,我快…喘不過氣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李靖哼了一聲,將楊義往后一甩,楊義便摔在了地上,不停的擼'著脖子,一邊咳嗽,一邊喘氣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李靖很生氣這小子,把長安城畫得太小了。但他還是如獲至寶,這么清晰的地圖,比起他畫的那張就是破玩意,用這小子的話說,是侮辱人的智商,應該把畫圖的那人給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是那圖是自己畫的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楊義在地上順了下氣,站起來就想往外走。李靖眼一瞇,再次大怒:“你要到哪去?還不快來將圖畫完!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身形一滯,他輕輕拍了自己的胸脯,警告自己要忍住,要忍住,自己還不是這貨的對手。

            沒辦法,楊義只能回到案桌前,繼續畫大唐的疆域圖。只是他畫的時候,連西域圖也給畫了出來,他不知道這時候的大唐,還沒有統治西域,邊境只到玉門關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靖看著這張圖,眉頭皺的更深了。等到楊義一畫完,他立刻問:“怎么將西域諸國和西突厥也畫進來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被問得一愣:“遲早是我們的,現在先畫進來,等以后要滅他們時就有用了!

            李靖在心里暗忖:原來這小子的心真大,還那么有遠見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他表面不動聲色,點點頭后叫來個侍衛,然后將這張全國地圖卷好,裝進一個袋子里,打上封口印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以八百里加急,即刻送給陛下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,屬下得令!”

            侍衛匆匆要出去,走到門口時不小心,將進來報事的士兵撞了個滿懷。

            李靖一皺眉頭,沉聲問道:“何事如此慌張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屬下拜見大將軍,軍營外有一人,自稱是楊小郎君的仆人,從長安來的,有要事告訴楊小郎君!

            正在畫圖的楊義趕緊丟掉筆,走到這侍衛面前:“何事,他人在哪里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回小郎君,他說唱曲兒的小娘被人虜走了,他人就在軍營外!

            楊義二話不說,推開這名侍衛便向外面跑去。他心里明白,那些唱曲的小娘演出之后,肯定會爆紅整個長安城,豪門權貴上門提親的肯定不少,甚至有不懷好意之徒。

            特別是那個叫吳四娘的,人不僅長得美,而且聲音特別洪亮,唱的又非常好聽,所以他讓吳四娘當眾人的領唱。演完之后,就有人提到這事了,當時自己居然沒有在意這事,沒能做出細致安排,才有現在這樣結果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懷著忐忑的心情,來到軍營門前,見到一個人牽著馬,塌拉著腦袋,蜷縮在軍營門口處。

            聽到腳步聲,那人馬上抬起頭看向楊義:“小郎君,吳四娘被人抓走了,你快想想辦法救救他吧!嗚嗚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別著急,慢慢說,咋回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事情是這樣的,自從和你分別之后,我們就回崇仁坊的縣伯府。一路上前呼后擁足足走了一個時辰,因是在城里,并沒有人敢打什么歪心思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是昨天回村時,當走到灞河邊,就上次您和趙總管遇襲那里,突然沖出一群蒙面人,一下子就鉗制住了吳四娘。趙總管帶著兄弟們拼殺,才保護了其他人不受傷害,也抓了對方的一個人!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們為何不交換人質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我們不交換,而是對方并不想交換。他們見打不過我們,就逃走了,后來趙總管也跟丟了。小郎君,您想想辦法吧!嗚嗚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義陰沉著臉,走到軍營的馬棚里,解開一匹馬便翻身而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要干什么?”楊義剛想騎馬走,馬棚不遠處便傳來李靖的聲音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義一句話都不說,拍馬就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回來,一個奴隸而已,就讓你方寸大亂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奴隸也是人,敢動我的人者,必誅!駕……”
       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言情小说免费阅读,言情小说TXT下载,言情小说阅读之家。https://www.huaxiangju.com/

        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        本周推薦

       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
          1. <sup id="rfxgf"><track id="rfxgf"></track></sup>
            <ins id="rfxgf"></ins>